左手卖饮料右手回收塑料可口可乐邀绿会共创塑料循环回收

2018-11-22 03:53

左手卖饮料右手回收塑料可口可乐邀绿会共创塑料循环回收



  11月17日,可口可乐亚太区副总裁黄晓燕邀请绿会秘书长周晋峰博士参加TEDX演讲,并表示希望未来能在加强塑料回收、共创塑料循环回收生态系统方面加强合作。

  当天,黄晓燕发言的主题是“落叶归根,造法自然”,赢得全场热烈的掌声。现分享给大家:

  各位今天喝饮料了吗?饮料瓶怎么处理的?有谁知道这些瓶子都可再用来做什么了吗?

  如果瓶子有生命的话,它的生命是可以像落叶归根一样循环往复的。而我们人类在创造新物种的时候,也应该向大自然学习,同时创造能够支撑它们循环往复的生态系统。

  众所周知,可口可乐公司是一家饮料公司。但它同时也是包装公司、设备公司。包装有不同材质、不同尺寸、不同形状的,饮料设备也有冰箱、现调机、自动贩卖机等等,但是目前大多数的包装和设备,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为饮料服务的。

  这是一台正在研发的新型售卖机,我们的研发项目计划书上,写的是“售卖回收一体机”“Vencycling”,但我们的团队给她起了个很酷的名字“左右未来”。它左边售卖饮料,右边回收瓶子。

左手卖饮料右手回收塑料可口可乐邀绿会共创塑料循环回收

  这不仅仅是台机器,也是未来售卖饮料和回收包装的生态系统。说到生态系统,中国人讲的“落叶归根”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当树叶的使命结束,重回大地,经过动物、微生物、土壤的作用,被大树重新吸收,形成新的叶子。大自然创造的每一个产物,也都会设计一套对应符合它的循环系统。

  高分子聚合物,我们俗称的塑料,是人类带给这个世界的物种,它是现代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塑料的种类有很多,饮料瓶所使用的是高价值的PET材料。可口可乐公司从1978年起,开始推广使用这种材料作为饮料包装。它令我们的饮料更易保存,更便捷,而且在所有高分子材料中,是最容易被回收和再利用的。

左手卖饮料右手回收塑料可口可乐邀绿会共创塑料循环回收

  现在回过头来看,可以说,过去100多年的饮料包装历史,这就是一个在不同时代针对那个时代的问题、不断寻找解决方案的历史。

  大家记得80年代PET瓶开始应用的时候,和现在的样子也不一样,那时候还有很厚的托底,但是已经比玻璃轻多了,也方便多了。在我们不断的研究中,除了让瓶子越来越轻便坚固耐用,关于他们的可持续性研究也一直在进行。1991年,我们开始使用循环再生材料;2009年我们开始用植物来做塑料瓶,这些研发的初衷,主要是减少对石化产品的依赖,降低对气候变化的影响。

  在2018年,今天这个时代,PET包装的使用量和使用范围已经发生巨大变化,我们面对的首要挑战:是如何更有效地回收和再利用。

左手卖饮料右手回收塑料可口可乐邀绿会共创塑料循环回收

  弗洛依德和庄子好像都说过类似的话:垃圾是没有放对地方的资源。不管是否真是他们说的,我在收拾孩子房间的时候,(还是直接感觉并)充分验证了这个观点。

  我有俩个儿子,每次我走进儿子的房间,就真的都想把他们的东西都扔了。世界上的万物都能找到用途,但混合到一起就会有麻烦。剩菜剩饭、电池、纸张、金属、木材、高分子聚合物也都是一样⋯⋯

  最近国家在鼓励垃圾分类回收,但是就算可回收的,最初也会混合在一起,食品级的PET,会和工业级的、及其他可回收物混在一起⋯⋯我们想,与其混合后再次分拣,能否在最初就不把他们混在一起?

左手卖饮料右手回收塑料可口可乐邀绿会共创塑料循环回收

  从什么角度来思考解决方案呢?中国的文字特别精炼,便(access)利(incentive)这两个字特别好。而且作为商业体,我们用经济的规律,提供解决方案,就应该在这两个字上下功夫,让树叶愿意回到大地,并且有通道能够回来。让供应链循环起来,让链条里的人们能赚到钱。

  从便利来看,饮料行业中最便于消费者使用的一种购买方式,是自动售卖机,而且在数字化变革中,这样的终端设备的性能会越来越棒。那么我们就设想假如遍布世界的售卖机,也可以有包装回收功能,那么可以让它左边卖饮料,右边收瓶子。左手消费,右手环保。这会带来什么?

  我自己也是消费者。我2017年回国工作,在上海。但是我发现和我小时候不一样了,我们从小养成在家里把瓶子、报纸、玻璃分类的习惯,以前会有收废品的走街串巷,现在我攒到几大箱子,也等不来。我也观察过小区和街头的垃圾箱,尽管都标志了可回收、不可回收,但实际情况大家都知道。而且就算可回收本身,也是各种不同的可回收材质混合。

  如果我家小区有这么个家伙(售卖回收一体机),我想,我的麻烦解决了。不仅如此,我会发现,我的回收行为可以和购买行为连在一起,回收、打折、兑换,和朋友一起回收、打折、兑换。积累一定量,再买饮料可能9折,再投到更多的量,则可以定期收到塑料瓶回收再造的当季潮品。

  我们团队做过一些测算,一台设备放在商业区正常运转,一年回收的PET总量,可以达到3-4吨。我有一些朋友在回收再生领域,从他们的角度,这意味着,一条独立、清洁、稳定的回收渠道将被建立起来,不用再从复杂的混合物中进行分拣,同时降低清洗的难度,而且饮料公司通过正向物流和反向物流的整合,还能有效提高运营成本和运营效率。

  对于我们饮料公司来说,在这个过程中,对上下游的消费关系和供应链关系重新梳理,我们和消费者之间产生了更高级的消费关系,我们一起共创美好未来,而不仅仅是一次性饮料买卖;我们和跨行业的伙伴产生了直接的合作,成为生产资源的供应商和服务商。

  这是最早画在纸上的草图,跟个鬼似的。我们想让它能够智能化和人性化,像个人一样能够和用户沟通交流;我们拒绝了巨大的屏幕,因为这个世界不缺屏幕。我们还想让它不那么有棱角,简洁的弧线,是可口可乐的经典。当然我们的工业设计师专家们也尝试了别的方式,经历过从传统到未来、从庸俗到无法被理解。但最终还是确定在这样一个萌萌的方块造型上。

  我们用通体的LED像素,给它设计了可以表达情感和信息的表情语言系统。在未来,我们设想他能够观察人的表情并学习。我们用了9个月的时间,把想法手工打造出来,这是“左右未来”的原型机在今年的天津达沃斯上亮相。

  它在老外面前特别给咱们面子,没有乱做表情,也没有乱吐东西。这个家伙特别调皮的一点是,两个眼睛通道周围的光带,我们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有一种当你在凝视着我的时候、我也在凝视你的感觉。

  我们在给世界带来一个新物种的时候,也在努力探索一个可以消化吸收、让它能够循环再生的机能,让“落叶能够归根”。可以说,“左右未来”不仅是一部机器,而是一个机制,是一个帮助人类完成PET瓶落叶归根的循环机制,它让PET材料从源头开始独立循环高效运转,让善意和负责任的行为得到赞赏和鼓励。

  我们所做的研发,让我们重新建立与消费者、与行业伙伴之间新的、更高级的伙伴关系,让饮料制造型行业从单向贩售的开放模式,进入到闭环生态链驱动的可持续发展。

  这是一个来自可口可乐的想法,来自可口可乐中国团队的想法,他还需要时间成长和学习,但是过程会很美妙。它需要伙伴,无论你是材料学家,你是设计师,你是制造企业,或你只是一个普通人,来吧,在这件事上我们都是伙伴。谢谢!塑料威胁,已成为本世纪全球环境方面的一大严峻挑战。中国绿发会长期致力于推动减少塑料垃圾的产生和可回收利用,也曾在国内外基层社区广泛开展“减塑捡塑”行动,努力推动垃圾回收、生产企业的社会责任延伸等。

  在17日的TEDx演讲现场,中国绿发会秘书长周晋峰博士与黄晓燕进行了亲切交流。周晋峰博士称,最近关于塑料的回收与减量方面,出现了一些转好的迹象,让人欣喜,比如说最近刚在北京召开的2018国合会年会,整个会议期间就没有出现塑料瓶装饮料,再比如欧盟已经明确宣布禁塑。

  “我们一直在推动垃圾回收和塑料减量,今天看来企业端的塑料回收,也是一个非常有效的解决方案”,周晋峰博士表示。黄晓燕则当场邀请绿会一起加入到塑料循环回收生态系统的共建中来。她说:“今天我讲的是一个想法,需要很多人、很多行业、包括NGO的支持,今天听了您的思想,希望我们尽快展开合作”。

  文章根据TEDX演讲现场内容进行整理,未与演讲者本人核实。若有不妥,敬请谅解。(配图均由绿会志愿者提供)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我是多家高校、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关于企业融资、创新创业的问题,问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