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碧案“中毒者”认错没认罪

2018-11-23 12:16

雪碧案“中毒者”认错没认罪



  80后出生的马赛没有想到,与已婚女子刘晓静的一段婚外恋,竟然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他变成汞中毒受害者。他更没有想到,一句谎话竟然使自己陷入“牢狱之灾”——他成了刑案被告人。昨天,“雪碧汞中毒案”在西城法院第一天开庭,具有双重身份的“男主角”马赛出庭受审。马赛当庭为说谎认错,他表示自己不知道是不是犯罪,“如果法庭认为我有罪,我认罪。”

  昨天8时30分,马赛的父亲与亲属就赶到法庭。马赛的父亲告诉记者,“我的儿子很单纯,不可能‘讹’可口可乐公司。”马父自从马赛被抓后就没见过孩子,他表示“挺想儿子”。

  9时30分,今年22岁的马赛被押进法庭。据西城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马赛与刘晓静发生感情纠纷,刘晓静为谋害马赛,于2009年11月7日在西单大悦城一餐厅趁其未到之机向雪碧内投放汞,马赛在饮用雪碧的过程中发现饮料中含汞。马赛捏造自己亲手打开密封雪碧的虚伪事实,并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和新闻媒体采访时隐瞒真相,故意向社会公众散布该虚伪事实,造成可口可乐饮料有限公司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受损。“我承认有错。”马赛在庭审中说,但自己不知道是不是犯罪。

雪碧案“中毒者”认错没认罪

  据了解,刘晓静听人支招,用体温计内的汞珠来毒害马赛,先后三次向马赛投毒。刘晓静第三次投毒引发了马赛住院,导致此案浮出。在庭审中,公诉人问:“你当时觉得水银是哪来的?”马赛答:“我主观上以为是雪碧里的。因为此前发生了三鹿等食品安全事件。”“你想到过刘晓静投毒吗?”“没有。可能闪过一个念头,但我觉得不可能。毕竟我们的关系很亲近。”

  对于说谎的原因,马赛解释说,“公安机关在调查时问我是谁打开的雪碧,我说记不清了。警方说让我再确认一下,我怕扯出刘晓静,警方调查发现我们的情人关系,就说是自己打开的。”为了圆谎,他给刘晓静发短信,让其统一口径。

  西城检察院办案检察官表示,按照马赛在公安机关的供述,他捏造自己打开雪碧的虚伪事实,排除人为投毒的因素,就是为了今后和可口可乐公司谈判的时候做筹码。马赛向媒体散布虚伪事实,给可口可乐公司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也对公众产生误导,这种行为已经构成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

  公诉人还出示了可口可乐公司的损失清单和相关调查的英文材料,由于马赛看不懂英文,该份英文材料无法当庭质证。庭后,公诉人是否决定再次提交该份英文材料的翻译文本作为证据,法院才考虑是否再次组织开庭审理。

  辩护律师易胜华为马赛做无罪辩护。易律师说,马赛没有捏造关键事实,如果马赛构成被控罪名,应当是捏造了“雪碧含有汞”这一关键事实,至于“谁开启了雪碧”,并不能直接损害到可口可乐公司的声誉。马赛在说“我亲手打开了雪碧”时,并不知道是刘晓静投毒,他也不知道“自己打开”与“他人打开”两者有什么分别。

  易律师认为,可口可乐公司遭受损失的根本原因在于,此前一系列食品安全事件,削弱了公众的心理承受能力,而让马赛来承担“食品安全信任危机”对可口可乐公司造成的损害,是不公平的。

  在父亲眼中,马赛挺老实,也很听话,从小到大,从没让父母为他操心。“马赛从小胆小,小时候他见到同学打架就跑回家。”马赛父亲说,他对马赛特放心,没想到一向听话的孩子出了大事。马父说,马赛在高三时提出去当兵,他是看到家里生活困难,不想让家里多花钱。马赛当了兵很光荣,还入了党,这让父亲觉得十分自豪。“孩子圆了自己的两个愿望。”马父说。

  2009年,当兵回来的马赛进入环卫中心工作。他结识了比自己大7岁的同事刘晓静。“她(刘晓静)勾引我的孩子,把马赛一生都毁了。”按照马父的说法,马赛住院治疗,家人找到可口可乐协商,马赛的一个长辈对媒体记者说了此事,马赛和家人当时不知道是有人投毒。

  辩护律师易胜华多次在看守所会见了马赛。谈到自己“第三者”的身份时,马赛对易律师表示自己很后悔,马赛说:“我知道做这事道德败坏。”

  “马赛是个80后大男孩,思想简单,性格单纯。”易律师说,马赛在会见时说,是刘晓静先主动追自己的,两人还约定“互不干涉生活”,马赛甚至傻到想通过刘晓静为其介绍女朋友,可是刘晓静却因妒忌而生恨。易律师分析说,刘晓静这样的成熟女人,对一个涉世不深、缺乏感情经历的大男孩发出诱惑,马赛禁不住诱惑“上钩”了。

  办案检察官告诉记者,刘晓静在审查起诉阶段,承认自己三次向马赛投毒,并表示自己这么做是为了报复马赛的“花心”。对于刘晓静的投毒行为,马赛对易律师说:“我不恨她。”马赛向法院表示,放弃对刘晓静的刑事附带民事索赔,但保留通过另行起诉提出民事索赔的权利。晨报记者 武新

  我在未查明事实的情况下,告诉媒体雪碧中有毒,我的无心言论被某些别用有心的人故意歪曲、放大,以至于被公众错误地理解为“雪碧不安全,含有汞成分”。我对这些言论给贵公司造成的巨大伤害,深感歉意。

  对贵公司为我提供及时的救治表示感谢。当公安机关查明本案系有人故意投毒后,贵公司仍然对我以德报怨,未要求我退还贵公司垫付的医药费用,也未向我提出索赔,贵公司的大度和宽容让我深受感动。